栾阳

自闭患者。不社交了。dbq

【Rick and Morty 】不再有你

是废话and小学生文笔


虐向!


脑洞延长但最后越跑越偏,事实证明有些东西脑子里过一遍就好,不要想着把它写出来。痴呆。



【机械启动,正在运转――】


一阵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女声在大脑内部响起,被迫性的睁开双眼。


【请拔掉操控管,并寻找到房门】


本能的对女声向自己下命令的行为感到厌恶,迫于情况还是照做。

我...是谁?对,我是宇宙中最聪明的哺乳生物Rick Sanchez无数仿真人中的一位,如果原体迟归,我将被启动暂时替代他……在此之后呢?


宁静黑暗的环境总能引起人更深邃的思考,摸着墙壁小心的往前走,掌心触碰到一个类似门把手形状的固体,门是从里面上锁的,扭开插在门锁里的钥匙,推开木门,刚刚熟悉黑暗的瞳孔对突然明亮的环境适应有限,身体本能的抬起胳膊挡住大量光线一次性进入瞳孔。


“……我还以为您又丢下我们,爸”


桌上的红酒瓶在女人大幅度的站起后摇晃倒下,半瓶的红酒一股接一股的从窄小的瓶口涌出。这个跟自己相比还是女孩的金发女人,带着憔悴的面孔和微微发抖的身躯走来将我拥紧,我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她臂膀力度,那是珍惜之物意外归来,却又对自己对那物过分依赖的自我厌恶的力度,她抱的是那么紧又是那么的小心翼翼,可怜的让人心疼。


“Sweet , 我承诺过你,我不会无缘无故离开。”


低下头就能看到她还在微颤的后背,像她真正的父亲那样拍了拍她的肩膀。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逐渐平缓。


“爸,你在外面一定很累了,我去做...老天。”


她转过身却被打翻流淌在地的红酒吓了一跳,惊慌中寻找能清理这个烂摊子的抹布。我知道做为一个替代品不应该对原体的家人有过多的关心,但她也是个孩子,一个曾向世界安上马鞍却被甩下来的可怜人,她被囚禁在名为家庭的牢笼,复杂的感性将她包裹,她无法逃离自己对自己的约束,那原本该绚丽多彩的生命线也暂停在17岁的那个夜晚。我按住她的肩膀,从橱柜里翻出抹布递给她。


“你去忙你自己的事吧,不用太关心我,我在这。”


“ 谢谢你,爸爸。我想Morty也想见见你,他似乎对你的离开很生气。”


她接过抹布,眼神飘到后面的阶梯,犹豫片刻又徐徐开口。


“...我想你应该去看看他,抱歉爸,我不想在你刚回来就对你下命令,事实上这是一个请求,一个关心自己孩子的母亲的一个请求。”


她面色为难的扯开嘴角露出个万分牵强微笑。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依赖原体又这么惧怕原体,这不该是我思考的问题。


“当然,我会的。”


我将视线移向她身后的楼梯,小步避开地上的红酒渍,敲响了男孩的卧室门。


“Morty,听着,我知道你醒了,我-我对伤害了Beth感到抱歉,但不是对你。你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离开,你应-应该在我离开时照顾好你妈的情绪,而不是像我看到的那样...”

“我-我难道不会去安慰她吗!你他妈又不是不清楚她对你的依赖已经到了病态的程度!”


男孩尖利的声音掐断了我的话,他从房门中愤怒的冲出来,偏黄的肤色下可以看到他青筋凸起,他气愤的指向我的鼻子倾倒着“我”的不是,我该打断的,但他说的很对,原主是个混蛋。


【请按照程序进行,不可以产生自我感情。一次警告】


令人讨厌的女声再次响起,我确认了这股声音只能被我听见,因为Morty 还在继续骂,我不知道这个警告是什么意思,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
“闭嘴你个小蠢逼,Rick and Morty 的冒险还要继续,把你骂人的话留到跟敌人对峙吧,瞧他是愿意听你的高谈阔论还是二话不说给你这个小演说家吃枪子。”


眼前的小男孩像放了气的气球焉了下去,引人发笑。下意识的将手摸进大褂内衬想要拿出酒瓶喝上一口,却摸了场空。


“Fine 跟-跟上我 Morty,我要休息,所以让我们去BLIPS AND CHITZ嗨他妈一场,只-只有你跟我,Morty 。”


伸出拳头在他面前晃晃,挑起一边眉毛示意他碰拳,Morty 只是拍开我的手默默下楼,走到半道又回头喊话。


“……我-我会跟你去,但这次我们要跟妈妈说一声。”


我站在楼梯口注视着他的小表情,向他点点头。跟在他其后下楼走进车库,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与陌生,冰冷的实验桌,桌上七零八散的工具零件。我从这诞生,作为一堆零件、芯片、钢筋的组合体,没有大脑来左右我的决定和情绪,我的一切行为在程序安排之内……真的是这样的吗?伸手按住脖子上本该是大动脉的位置,有温度却没有血液在搏动,握住手工刀直接捅入腹部,扒开皮肤也只能看到刀片卡在金属板上。


【请按照程序进行,不可以产生自我质疑。二次警告】


“哈……果然,我有思想,只是你们这群懦夫在害怕,害怕自己创造出来的思想体会夺走你的身份!”

用力的朝头颅就是一拳,没有痛感,只是无穷的空虚与无力,仿真皮肤底下钢筋碰撞出的闷响是这凄惨场景的伴奏。

“uh...Rick 你还好吗?”

Morty推门而入,大概是被自己外公的反常吓了一跳。

“我很好,Morty ,不用为你的外公担心,我-我只是在找我们上次玩剩的富勒博。哈,瞧,找到了。” 

蹲下身子调整好状态,从柜子底下翻出个麻袋,搭上Morty 的肩,半推着他离开。

至少我可以,在这短暂的时光,享受这并不应该属于我的感情。


“我”的女儿是那么依赖我。

“我”的外孙把我当作朋友。

如果……从头开始我只是一个普通碳基生命体。

停下了众多不现实际的假设,如果继续,那难听要死的警告声一定又会响起,第三次警告……不难想象。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所以为什么会这样?

反问自己。

我想要普通人的生活,就算是短暂的一天。

――我的存在就是不允许的吗。


【有物体正在向星球移动,已确认,无危险】


是吗……,屋子里的小蠢货能得救了,也不枉这一翻功夫。脸上闪过即逝的微笑,扛着从尸体上翻来的激光枪向眼前前赴后继的敌人扫射,第一次为这个机器身体感到庆幸,没有痛觉,一切的伤害都无法让动作停止一秒。全身被烧出好几个溶洞,脑袋里的数据线也从皮肤中钻出来了,大底是烧到主部件了,身材逐渐迟钝,连手上的枪支是否在射击都有点浑噩不清,在嗦嗦的枪声穿进自己机械耳窝之后是耀眼的红光。强撑着身子屹立在血泊中,直到手中的枪无法再发射出任何有攻击性的光束才愤愤甩手。


“F**k,就他妈的没一件顺心!”


视线转到海边的小破屋,没人注意到他。眼前的暴民似潮水般涌来,将自己团团围住,咬紧牙关努力让这对废物手臂不再发抖。


你他妈可是Rick sanchez ! 不-不对,是比那个懦夫还要强的――人!


【三次警告,即将进入自爆模式,请确认现在处于空地。】

“操……最后底牌居然要舍己,好tm傻逼。”

仄眉厌骂着这剧情的狗血,但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。还没有与这个家庭建立更深的情感,还没对这个奇妙的宇宙有太多的留恋,还无法清楚定义自己的位置...仿真人、思想体……还是一个切切真真的人?心底大概清楚,但主芯片明显不能承受这庞大的计算量,存在的思考本就是简单算数方程式不能表达的。连存活的权利都掌握在他人手中,笼中白鼠般叽喳嚷叫怎么可能会有人在意。正视人群拾起地上已经生锈的铁剑,翻转手腕将铁剑扛在左肩上空,压下蓝色连眉扯开嗓子咆哮。


“来啊――你们这群连行动欲望都控制不了的傻逼!”


迈开步子向他们冲去,像傻逼夸张烂片一样嘶吼着渲染气氛,其实没必要,结局已经注定没有未来。


【请确认周边无人】


“确认确认确认!”


【即将自爆3...2...1......】


【0】


内核操控着钢筋四肢上的微型炸弹,艳丽的火花从皮肤下迸出,火焰粘拉抱团吞噬惊恐人群,飞往布料与另一位焰种牵手在毛皮上跳起妙曼的华尔兹,一大大、二大大...自然养育的恶兽啊、啃咬着他们的身体,用他们最虔诚的姿势将灵魂送上天堂...puff、怎么可能,宇宙中可没天堂地狱用来享福和洗罪,只是那群蠢蛋的基督教低级的抄袭罢了。


身体被炸得四分五裂,眼球被弹飞到小房旁的草丛下,但还处在主芯片可控制的操控范围内,还不错,主芯片目前还没被烧坏。注视着男孩面怀感激的对那人微笑,看来刚才的爆炸把他吓...兹...坏了,但旁边的...兹兹...谁?蓝...兹咚...发...呃。


【机械启动,正在运转――】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跟随指令来到这个刚刚结束暴乱的星球,远处的火星还在跃动,侧耳细闻还可以听到此起彼伏的尖叫,我不该管这些,我只是一个仿真人,哺乳类中最聪明的生物Rick Sanchez的仿真人们之一,我来这只是为了把Morty 带回去,但为什么Morty会孤身在...呃。


【第一次强制消除记忆】


头部一阵刺痛对刚刚的事情记不起分毫,指节搁在耳上揉揉,w嘴急促敲响木门。


“嘿――M-Morty出来!那群傻逼都死透了,小蠢逼,我们要回家了。”


“R-Rick,你-你确定吗?我刚刚听到了一个很大的爆炸声,那-那也是你搞的吗? ”


男孩扒着木门把手将门推开,声音又细又弱。


“哦-哦,你又要站在你的道德山顶俯视万人了吗,那不是我搞的,别把一切暴行都安在你姥爷头上,我-我遭不起你的夸奖。”


“我希望你说的是实话,Rick,我-我只是好奇!”


Morty小跑的跟上,抓紧衣领反驳,随之又对他露出微笑。


“嘿、虽然这次冒险很惊悚,但我们......”


说到一半突然停顿,想到什么了的往回跑去,拾起草丛底下的东西揣进口袋,微笑着接上刚刚的话。


“我们什么时候开始Rick and Morty 的冒险呢?”











注解↓

这个维度的Rick已经死了,Morty也清楚。Rick 曾在一次醉酒时无意吐诉,如果自己有一天没有通知他就突然离开超过一个月,自己肯定已死了。Morty 一开始还觉得是Rick在对他开玩笑,但在Rick离开那么久后他彻底慌了,后来的爆炸让他确认带自己出去的不是自己的Rick,接他Rick干净的衣服也证实了想法。虽然完全不想认清事实,但心底清楚自己已经不能再进行一次真正的Rick and Morty 的冒险了。